玥天

【恋は戦争】【維勇←米拉】
因為昨天自己丟的漫畫而產生腦洞的我忍不住試著寫寫看的文章XDDD
第一次嘗試自己寫文
((因為米拉→勇是超冷門所以想說自己腦洞自己補
原著向OOC有 有點長
文筆很差慎入!!
前面有少女漫畫感慎入XDDD
第一章偏米拉視角 就很純很純的少女心文筆(!?)
估計第二章有肉渣
喜歡的話求留言😂😂😂我會努力不棄坑的!!!

以下正文

--------------------------------------------------------------------------

【一】

米拉自己大概也沒想到真的會認真的愛上眼前這個毫無特點的黑髮眼鏡男吧?

對於勝生勇利的印象,起初在前年的GPF只覺得他只是個毫不起眼的日本男性花滑選手,然而在Banquet的鬥舞之後,她開始注意到這個表面看起來是如此淡然無味,在醉酒之後卻風情萬種的日本男子。

在自己的師兄維克托的教導之下勝生勇利逐漸綻放了自己原本就該有的光彩,俄羅斯大會時,不知為何被留下獨自在這個冰場上戰鬥的男人,是如此努力的在釋放自己的光彩。即使彼此不熟捻,她卻知道眼前的這名男子會有今日,是因為有維克托的一路陪伴,如今就如此的光彩奪目,維克托在旁邊的話,又會是如何的絢麗耀眼呢?

在去年的GPF,勝生勇利證明了她的猜測。

那是場,能夠震懾人心且充滿感情的表演。

在這場表演中,滿溢而出的,是勝生勇利對維克托的愛。維克托的看著勇利的眼神,也是她從未在師兄的臉上看過的充滿了溫暖,毫無疑問的,她明白兩人的對彼此愛有多深,絲毫沒有第三人能介入的餘地。

她又是從何時愛上勝生勇利的呢?

剛開始米拉只是想逗著兩人玩而已。看到那個冰上帝王帶著勝生勇利回俄羅斯,那臉上充滿著幸福的表情時,就忍不住想捉弄他。所以每每在練習結束後,米拉都會故意溜到勝生勇利身邊,用著言語和肢體動作去挑逗勇利。看到勇利害羞的不知所措的表情和維克托一臉生氣的吃醋著抱住勇利說:「別碰我的勇利!」的表情,就會忍不住大笑。

真的很有趣啊,她想。

只是每每看到他們兩人幸福的互動,就讓去年才剛失戀的米拉更想好好談一場刻骨銘心的戀愛。

是能夠像他們一樣,為著彼此著想,付出自己所有的Life&Love的美好戀愛。

然而看著在冰場上的勇利,她越發覺得這個認真的男人很棒,而且私底下的勇利也一反她起初對這個人的印象,並非是沉默寡言,他待人是如此隨和且謙遜有禮。

任何人需要幫忙他都二話不說的出手相助,對任何人的很體貼,臉上也總是掛著微笑,即使是自己在捉弄完那個人,他也只是害羞的微笑著,靦腆的說不要捉弄自己。

說真的,娃娃臉的勝生勇利笑起來真的是相當迷人且可愛,摘下遮住他大圓眼的老舊款式眼鏡更甚,尤其是他一臉幸福的望著在一旁跟雅可夫教練討論表演節目的維克托的笑容更是讓人都為之感染。

那是何等幸福的畫面啊!真希望我也能被那樣充滿愛的表情看著…。

……如果,他看著的人是我就好了。

米拉被自己內心閃過的一絲念頭給驚得瞠目結舌。

究竟,自己從何時開始喜歡上勝生勇利這個人的?她問著自己。

自從發現自己喜歡上勝生勇利之後,這個男人的一舉一動,都令她平靜的心弦被撩撥不已,有時候,僅僅只是望著他,她都可以感覺到無比幸福。

原本覺得維克托黏著勝生勇利的有趣畫面也很逐漸變得不再有趣,像是存在於眼睛的異物,已礙眼且令人生厭。

「米拉妳怎麼了,妳看他們的表情很可怕耶!他們惹妳了?」

第一個注意到米拉的變化的是尤里,他知道米拉很愛笑也很愛惡作劇,但是看到這麼可怕像鬼婆婆似的表情還是第一次。

「欸欸?什麼怎麼了?我沒事啊?」回過神來的米拉試圖掩蓋自己的慌張回應著尤里。

「表情啦表情!妳剛剛用超級可怕的表情在看卡那個老頭跟豬排丼耶妳知道嗎?!」

尤里皺著眉,半擔心半緊張的看著米拉。他自己剛開始被這對夫夫餵狗糧時也覺得很礙眼很煩人,但是看久了也習慣了。他倒是不能理解明明平常可以笑著去玩弄這兩人的米拉為什麼最近反而用著可怕的表情看著兩個人。

「我沒事。小孩子不懂啦!」知道尤里在擔心自己,米拉苦笑的揉了揉尤里的頭髮,然後滑到一旁繼續自己的練習,被揉腦袋的尤里不爽的吼著「老太婆妳在做什麼!不要把我當成小孩子啦!」但抬頭看著米拉恢復精神的背影又無奈的笑了笑。

※              ※               ※              ※

「欸?米拉妳喜歡上勝生勇利了?」

電話的那一頭是薩拉,原本一開始只是想聊聊這個賽季的準備跟主題,不知怎的突然聊到戀愛話題上。

「就是說啊…明明一開始只是覺得他們如膠如漆的粘著很好笑,想逗著他們玩,而且害羞的勇利真的很可愛,結果不知道什麼時候真的喜歡上人家了。」

偏偏情敵又是那個活著的傳奇,所以說不做死不會死啊…。薩拉心裡偷偷的這麼想。

「可是他跟維克托不是已經公開曬恩愛了?妳打算怎麼辦?要告白嗎?」

「嗯…所以我該怎麼辦…雖然平常為了捉弄他們我也會故意用一些『肢體接觸』去碰勇利(埋胸之類的),但是因為平常的玩笑勇利大概已經覺得我只是再逗他們的了…。」

米拉躺在床上,全身放鬆的看著房間的天花板,思考著要怎麼樣才能抒發自己這份心情。而電話另一頭的薩拉帶著玩味的語氣回應了米拉說著「哈哈!這麼煩惱的少女米拉不是我認識的米拉哦!」的回覆著米拉,讓米拉覺得自己有種找錯對象聊錯話題的感覺。

「我如此認真的在跟妳聊煩惱妳居然還笑我!不跟妳聊了,我要掛斷了再見。」萬念俱灰的米拉正要掛斷電話時聽到電話那頭薩拉的哀號說著自己只是開完笑的不要掛斷啊啊啊之類的話,米拉才拿起本來要掛掉的手機繼續聽。

「說真的,妳喜歡他的話何不認真的告白一次?說不定其實勝生勇利也很在意妳呢?而且戀愛這種事,不自己爭取一回怎麼可能知道結果?」薩拉雖然覺得這麼示弱的少女米拉很好笑也很可愛,但是基於關心自己的好姐妹,她還是具體的提出了罪直接有效的意見。

講出來不是生就是死?不是嗎?

不過也好,讓勇利明白的拒絕自己,說不定自己就可以恢復成平時開朗的自己了。

她毅然決然的決定明天要跟勝生勇利告白。

翌日的傍晚,冰場的大家都練習的差不多了,大家紛紛離開冰場,準備回家放鬆今日一天的疲憊,有些人則是在旁邊整理行李,等著回家好好的大吃一頓犒賞自己的辛勞。

冰上只剩兩三個人繼續練習著,勇利是其中的一位,下午練的那麼久的四周跳,卻在他臉上看不出一絲疲憊呢!不愧是體力好聞名的勇利。

懷著準備被宣判死刑的心情,米拉滑向正在喝水休息片刻的勇利,勇利見她滑向自己,以為是有什麼雅可夫要轉達給他的注意事項要告訴自己,急忙的把水瓶的蓋子蓋起。

「米拉小姐,這麼晚了還沒回家是不是雅可夫教練要妳轉告什麼事呢?」

見勇利如此忙亂的表情,米拉真心覺得這個男人真的是可愛的很透徹,怎麼可以有如此單純的男人在這個世上啊!?但聽到他還是如此客氣的在自己名字後面加「小姐」這個稱謂,還是讓米拉心生小小的不滿,不由得輕輕的鼓起雙頰嘟著嘴回應勇利。

「姆!不是都讓你省去小姐這個稱呼了嗎?怎麼還是用這麼客氣的稱呼在稱呼我!」明明來到俄羅斯都過了兩個月了,初次打招呼時就讓他省去了敬稱,這人還是這麼的客氣。

「啊哈哈…真是抱歉!真的很難改過來呢!」勇利搔搔頭尷尬的笑著說。

「維克托呢?」米拉手肘撐著護欄,雙手托著下巴望著在她旁邊的勇利。

「維克托的話先去收東西了,我跟他說我在練習一會。」提到維克托,勇利臉上就滿溢著幸福。幸福到,足以讓她嫉妒這麼被勇利愛著的維克托。

你真的可愛的很罪過呢…勝生勇利。

嘴邊的微笑變成了苦笑,眼神也暗了下來,內心默默的沉靜了下來,準備接受勇利的死刑宣判。明明自己也交往過不少的對象了,但是這麼沉重緊張的告白還是第一次呢。

說出來吧!被拒絕之後就可以恢復成平常的米拉了!

「勝生勇利,我要說的是真心的,希望你能認真的聽我的話。我是真心喜歡上你了,勇利。」

米拉紅著臉,覺得自己用盡一生的勇氣向著勇利告白。

「欸、欸??」勇利聽到也是懞了,原本在手上的水瓶就碰的一聲掉到了冰上,一時間還無法回神,原本就是又大又圓的雙眼撐的像是要掉出來似的看著米拉。

「可、可是,我…欸?等等、欸?」有生以來第一次被女孩子告白的勇利嚇到瞠目結舌,臉上的紅暈都蔓延到耳根,原本以為米拉又是跟自己在開玩笑,但是米拉認真的表情讓他明白米拉是認真的,因此更加的手忙腳亂。而如此慌張的樣子,讓米拉更覺得對他的喜歡又多添了幾分。

但她知道自己跟勇利是不會有結果的。

「不要說出來!我知道的!我只是想要告訴你我的心情,來給自己一個了斷的!」米拉抬著頭,雙手依偎在勇利的懷裡,她表示自己也不想讓勇利為難,但是不小心的眼裡的淚水就這樣滑落掉到了勇利胸口的運動衫,讓勇利更加不知所措。

「米…米拉…」勇利低著頭看著靠在自己胸前的米拉,兩隻手擺在空中不知該如何是好。

「勇利~!我好囉!」維克托收好東西,連同勇利的行李一起提著,從更衣室出來正要往勇利的方向跑過去時,他僵住了。

他看著勇利的背影,脖子到肩膀的白皙皮膚變的像是煮熟的章魚,而懷裡的人抬起頭,像是在跟自己的愛人接吻似的。

頓時維克托嘴邊招牌的愛心笑容沉了下來,湖藍色的眼眸蒙上了一片黑暗,他知道米拉之前只是逗著他們玩,而最近的日子則是真的對勇利動情了,但是仗著勇利的遲鈍與對自己的愛,米拉的真情是動搖不了他們分毫的,他本是這麼相信著的。

而眼前的景象又是怎麼回事?那個只看著自己的勇利,正在和自己以外的人接吻,而且是女性、是自己的師妹?

心中的無名火就這樣燒上來。他努力地恢復成平常的笑容,維克托就這樣走進自己愛人的身邊,拍了勇利的肩膀,出聲喊了勇利。

「維~克~托…」勇利不知所措,一看到維克托的臉像是看到了救星那張泫然欲泣的臉平復了維克托內心的憤怒,甚至讓他在內心暗笑了起來。

勇利真的很不會應付親友以外的女孩子呢。我的勇利果然最可愛了!

「勇利怎麼了?」他故作不知情的表情,看了看勇利,再看看靠在勇利胸前的米拉:「哎呀!這不是我可愛的師妹米拉嗎?是誰欺負妳跟我說不就好了嗎?怎麼跑來找『我的』勇利訴苦呢?害我想說妳是不是又再玩弄『我的』勇利了!」

米拉聽的出來維克托是故意強調『我的』兩個字的,她的師兄早就知道了一切。像是要對自己宣告,勝生勇利是自己的,而且他永遠都只能是他的,妳一切只是徒勞而已。這讓原本只是想告白的米拉感到更加不爽,決心要向維克托宣戰。

「維克托,我沒事哦!我只是在跟勇利表白我的心意而已。」米拉擦乾自己的眼淚,將勇利的手臂挽住,故意讓自己豐滿的胸緊貼著勇利,用充滿宣戰意味的微笑看著維克托。

看著勇利羞到漲紅的臉,維克托的臉沈下來,一把摟住勇利的腰。

「哇、維…」抗議的話來不及說出口,嘴巴就這樣被維克托的嘴唇給覆蓋住,然後感到自己的口內被維克托霸道的侵略著,原本還在掙扎抵抗的雙手漸漸失去力氣,只能順從著維克托的吻,無力的依靠在維克托的胸前,而維克托又在勇利的耳邊呢喃了幾句,讓勇利更是羞到把臉埋在維克托胸前,什麼都不想管了。

儘管之前維克托也在大家的面前宣誓過主權,但是用這麼激烈的方式來宣誓主權還是第一次。

而吻著勇利的過程中,維克托是睜開眼,斜睨了在一旁的米拉,像是對米拉宣誓主權,米拉面無表情的看著勇利漸漸的被維克托深吻著,直到脫力才分開,而分開時兩人嘴巴牽著的銀絲已經勇利微喘的誘人表情,更是讓米拉的臉垮下來。

「真是可惜呢,米拉。這麼可愛的勇利是我的,而且只能是我的,無法與妳分享哦!」維克托的一手托著無力的勇利的腰支撐著,一手握著勇利在自己胸前的手,帶著輕視的微笑,對米拉說著。

「…我…我才不會認輸呢!我會傾盡所有的魅力,讓勇利也喜歡上我的!」米拉用著前所未見的認真表情宣戰著,這場戀情是戰爭,即使知道勇利的心已屬誰,她還是想盡力一試。

戀愛的戰爭,不到最後關頭是不知道最後的結果的。

而此時的勇利顧不了自己是這場戰爭的主角,只擔心著今晚要怎麼被自己的愛人折騰了。

-對著我以外的人臉紅的壞小豬,今晚不能不好好懲罰你啊!看來得讓你的身體跟心裡好好記住你的戀人是誰才行呢?-

明天我還有辦法上冰嗎?勇利欲哭無淚的想著。